人民网
人民网>>文旅·体育

格林村的“甜蜜事业”(逐梦)

申  琳
2022年05月14日05:28 | 来源:人民网-人民日报
小字号

  正在采茶的黄家斌。
  陈 超摄

  茶园风光。
  黄家斌摄

  格林村周边群山风光。
  黄家斌摄

  格林村,是西藏自治区墨脱县背崩乡的一个小小村落,坐落在雅鲁藏布江南岸。站在村外达帕山上极目四望,江水滔滔奔流,河谷云雾蒸腾,两岸青山如黛。远处,南迦巴瓦峰的皑皑峰顶云遮雾绕……

  3年前,31岁的黄家斌来到这里担任驻村第一书记。一到达,他就被村外的美景吸引了。远远望去,村里房子整齐,那是政府扶持建设、入住才一年的新居。然而,进村后,脸上笑意还没来得及绽开,就愣住了:与村外的美景和整齐的村落形成鲜明对比的是,房前屋后是各家拴的牛马、堆的木柴,牲畜没有圈养,在村中游荡,村子里飘散着一股味道……

  晚上,躺在工作队简陋的宿舍里,黄家斌辗转反侧,难以入眠。

  随后几天的入户调查,黄家斌更是印象深刻。格林村是个纯农业村,村民靠种水稻和玉米为生,2018年人均收入9000多元。脱贫攻坚战打响以来,虽然村里建档立卡的8户贫困户已全部脱贫,但少数脱贫群众的收入来源还是比较单一,以后怎么致富仍是个要思考的问题。

  每天晚上,黄家斌躺在床上就琢磨:格林村今后的路该怎么走?墨脱真正通公路不过5年多时间,如何让乡亲们生发出改变现状的意愿,如何激发格林村发展的活力?他感到,自己这个驻村第一书记肩上的担子沉甸甸的。

  一

  把全村的牲畜都圈养起来,是黄家斌到格林村后做出的第一个重要决定。

  谁知,想法刚一提出,不但群众反对,村干部也有不赞成的。有人甚至斩钉截铁地说:“圈不了,我们这里从来都是散养的!”有人说得委婉:“我们都习惯了,过段时间您也会习惯的。”

  对此,黄家斌有心理准备。他先不急着推行这个想法,而是一有空就到村民家里拉家常,给村里人讲卫生防疫常识,改变大家的认识。

  思想工作慢慢做,另一项工作却要抓紧。黄家斌带着一些党员、群众上了山,先建起一个1000多亩的牧场,让部分群众把牛马圈养起来。当看见这些人家的门前屋后都干干净净,牛马在牧场吃得挺欢,其他村民慢慢也想通了。就这样,格林村家家户户赶着牛马上了山,村里一下子整洁干净了许多。

  黄家斌趁热打铁,组织全村村民大扫除,把房前屋后、犄角旮旯里的垃圾全都清扫出来并拉走。这么大规模的大扫除,在格林村历史上是第一次。从那以后,格林村有了每周一大扫除的惯例。黄家斌还带着村两委把“人畜分居、门前三包”等内容写进了村规民约中,从此格林村处处清清爽爽。

  牲畜圈养后,家家门前屋后的空地用来做什么呢?既是农村,就要有田园风景。于是,黄家斌和驻村工作队队员带着村民种花、种菜、种果树,既美化居住环境,也开发庭院经济。在工作队宿舍旁边荒地上,黄家斌他们带头种起小白菜、丝瓜、黄瓜等蔬菜,一方面解决了自己的吃菜问题,另一方面给村民做好示范。

  黄家斌还联系到县里有关部门,对方送来果树200多棵。一位好友又送来核桃苗100多棵。虽然刚栽的果树很少挂果,但格林村的春天却因此变得色彩缤纷起来,桃花红、梨花白、菜花黄……

  3年多时间里,格林村实现了从环境脏乱到整洁秀美的转变。更重要的是,村里人焕发出了精气神儿。大伙儿说:“这是黄书记带来的变化。”黄家斌却笑着摆摆手说:“是咱们村的人都爱美了。”

  二

  每天,只要在村里,黄家斌必去一个地方——位于雅鲁藏布江南岸山上的茶园。黄家斌给它起了一个充满诗情画意的名字——飘渺茶园。

  说“飘渺”,名副其实。站在这片茶园的高处望去,眼前是云雾缭绕的雅鲁藏布江河谷,上千米的海拔高差让这里常现云海奇观;向北的天际处,海拔7782米高的南迦巴瓦峰奇美而神秘……

  不过,黄家斌每天都到茶园来,不光是因为这里的美景,更因为这片茶园在格林村经济发展中的龙头地位。

  驻村之初,黄家斌就琢磨着怎么改变格林村单一的种植结构。难道村里就没种过经济作物?找村干部一打听,他喜出望外,村里居然有一片385亩的扶贫茶园。

  然而,当黄家斌兴冲冲跑到茶园,却大失所望。说是茶园,其实是一片刚种下不久的茶苗,不仅长得苗细叶黄,而且村里的牛马还时不时地过来啃吃,看上去根本没人管理。

  把这片茶园好好经营起来,成为黄家斌驻村后着手干的第二件大事。

  首先是制定规章制度。安排专人每天去茶园巡逻,不能让牛马再跑进来,还要学会日常的施肥、除草等管护技能。黄家斌带头在茶园值班,他几乎泡在了茶园里,摸索着学习管护技术。

  接着他请来茶叶专家指导。如何保证茶树种植、茶叶采摘的质量,黄家斌同样带头学习。老家河南信阳是出产茶叶的地方,黄家斌利用回乡探亲的机会,拜访家乡的茶叶专家。时间一长,甚至谙熟了炒制茶叶的技术。

  在精心管护之下,飘渺茶园里的茶树长势良好。2021年刚进入采茶期,黄家斌就立即组织全村人抓紧采茶。这一年,茶园迎来一个小丰收,当年茶叶收入达到50多万元。村民们每家捧着一两万元的现金分红,喜得眉开眼笑,这可是格林村历史上第一次集体分红。

  当年夏天,采茶季刚过,黄家斌就带着村民在茶园里一下子种了1000多棵果树。2022年元旦,他又带着村民在茶园里种下100株蔷薇。按黄家斌的设想,他要把这里建成一个茶园综合体, 实行茶果蔬花套种,既实现土地综合效益,又打造具有格林村特色的旅游点。

  随着通往茶园的道路开始硬化,山顶开始建设观光平台,格林村村民明白了这位年轻的驻村第一书记的这项大规划——要把飘渺茶园打造成格林村农旅融合产业的龙头。眼下,黄家斌描绘的这幅美好图景,正在逐渐变成现实……

  三

  村子在变美,村民在变富。只有格林村的乡亲们清楚,黄家斌这个驻村第一书记为此付出了多少。

  就说当初美化村庄环境这件事,并不简单。村里的饮用水主要靠山上几个蓄水池,黄家斌他们上山查看,发现蓄水池和水渠里堆着厚厚的烂泥和枯枝败叶。为此,他带着村民

  清理了一整天,身上趴

  了6只蚂蟥。被蚂蟥叮咬之后,鲜血顺着腿直流;后来一个多月里,伤口奇痒,忍不住去挠,一挠又是鲜血直流……

  不过,黄家斌说,最怕的不是蚂蟥,至少再被咬时那痒就可以忍受了。最怕的是当地一种蚊蚋,被它一碰,皮肤就会红肿一片,而且奇痒无比。他第一次被咬到是在右手大拇指,瞬间肿得像鸡蛋那么大,无法弯曲,过了十几天才慢慢消肿。

  驻村这几年,农忙时黄家斌下田帮村民收割水稻、玉米,农闲时他带村民进林子采摘羊肚菌,被蚂蟥、蚊虫叮咬已成常态,现在他见到这些毒虫已经习以为常了。

  3年多来,黄家斌不知把格林村的茶园、稻田、森林跑了多少遍。连着4个春节,他都是在村里度过的。在村民们眼里,这个驻村第一书记永远不知疲倦,大家称他“闲不住的黄书记”。

  这个“闲不住的黄书记”还买来孵化机,潜心研究孵化技术。黄家斌在全村和邻村收购鸡蛋来孵小鸡,有时一个月能孵出100多只,再把小鸡送给村民们饲养。有的村民被他感动了,卖鸡蛋时特意给他便宜点:“你对村里人这么好,大家都会记住你的。”

  墨脱电网不稳定,格林村经常断电。不知道多少个深夜,黄家斌发现停电了,第一反应是赶紧起床照管孵化机。一次,他从几个村收来700多只蛋来孵小鸡,却因频繁停电仅孵出80多只。虽然很沮丧,但是他没有被困难吓倒。那段日子,他起床后的第一件事是看孵化机里的鸡蛋,然后喂小鸡、遛小鸡,接着到鸡圈里去喂大鸡。“在孵小鸡方面,我绝对算专家了。”黄家斌很自豪,他还专门制作了相关视频教程,分享到微信朋友圈。

  努力终有回报。如今,格林村家家户户的鸡圈里,几乎都是黄家斌用孵化机孵出的鸡。

  四

  2020年底,黄家斌第一轮驻村期满,即将回到原单位林芝市公安局刑侦支队。听说黄家斌要走,格林村村民们联名向上级请求,希望他留下来再干两年。看着那几十个红手印,黄家斌百感交集。

  当初到格林村驻村时,儿子才两岁多。“我是在爱人的微信朋友圈里看着儿子一点点长大的。”提起儿子,黄家斌很是内疚。更让他伤感的是,驻村以来父母都有重病住院的情况,可是墨脱经常因大雨塌方、大雪封山而交通中断,他因此都没能及时回家探望。

  眼看着即将圆满完成两年驻村任务,黄家斌觉得该是好好陪陪家人的时候了。可是,格林村的一切又让他难以割舍:茶园很快可以采茶了,富民产业刚起了个头,规划的乡村旅游还没有展开实施……乡亲们都热切盼着他留下。老支书也找上门来:“留下吧,黄书记,你有能力有办法,关键对咱格林村有感情。”

  是啊,两年来,因为对格林村和驻村工作的热爱,黄家斌已经把自己彻底融入了这里,跟别人讲话开口就是“我们村”。在外面看到漂亮的花儿,他也会想着“这要是长在我们村肯定很漂亮”,总会剪下一些扦插到格林村中来。

  不久,黄家斌主动向组织申请:留下来,再干一轮驻村工作。从那以后至今,黄家斌更是开足了马力。

  首先是扩大格林村多种经营的范围。黄家斌领着村民在林下仿野生种植灵芝、猴头菇,丰收时节教大家做电商销售,还带着村民到县城进行推销。

  然后是利用各种渠道推介格林村乡村旅游。对来格林村的外地客人,黄家斌都争取亲自讲解。有一阵子,他还带着村干部拜访了县城的酒店,把格林村的旅游海报摆进了酒店大堂。

  如今,格林村农旅融合产业渐具雏形:飘渺茶园的建设已近尾声,旁边还建有汽车帐篷营地;村里特色民宿在县里专项资金扶持下已建成6家;结合自然资源,村里已设计出森林康养、观花、观鸟等多条旅游线路……

  2021年,格林村人均收入达到2.3万元。在村民卓玛曲宗家的民宿里,夫妇俩感慨3年来村子的变化:“黄书记来了,让沉闷的格林村充满了活力、充满了欢笑,当然,更充满了希望!”

  到今年底,黄家斌将完成第二轮驻村工作。黄家斌说,驻村结束后他最想写本书,把这4年的驻村工作经历记录下来,这是他人生最宝贵的一笔财富。

  “书名是什么?”我们问。黄家斌笑了:“书名想好了,就叫‘甜蜜的事业’!” 

  版式设计:赵偲汝


  《 人民日报 》( 2022年05月14日 08 版)
(责编:杨光宇、牛镛)

分享让更多人看到

返回顶部
##########
<blockquote id='TjOZv'><thead></thead></blockquote><strong id='iS'><dfn></dfn></strong><u id='pZSBR'><tt></tt></u>
    <var id='hohmpc'><fieldset></fieldset></var>
    <nobr></nobr>
      <strike id='LqlANps'><label></label></strike><s id='PL'><cite></cite></s><u id='mpCh'><tt></tt></u>
        <dir id='bdBmJXt'><bdo></bdo></dir>